元嬪 作品

第 1 章

    

為縱容自己的宮人與總管太監李長對食遭皇帝下旨降正五品莞嬪,即日起逐回棠梨宮瑩心堂無限期禁足。同時李長和崔槿汐穢亂後宮.毫無廉恥,仗責八十,即日起永遠逐出宮外,而且李長沒收所有家產,讓他們兩個自生自滅去了,同時甄嬛身邊所有的宮女太監全部仗責五十,而且宮女包括浣碧在內都是光著屁股打,不隻是受盡了其他人的恥笑,而且又活活給打死了兩個小宮女。被逐出宮外的兩人如今已經沒有任何財產了,又沒有任何親人可以投靠,...-

乾元二十一年六月,名義上有四月身孕,實際上已經將近六月的莞昭儀甄嬛因為縱容自己的宮人與總管太監李長對食遭皇帝下旨降正五品莞嬪,即日起逐回棠梨宮瑩心堂無限期禁足。

同時李長和崔槿汐穢亂後宮.毫無廉恥,仗責八十,即日起永遠逐出宮外,而且李長沒收所有家產,讓他們兩個自生自滅去了,同時甄嬛身邊所有的宮女太監全部仗責五十,而且宮女包括浣碧在內都是光著屁股打,不隻是受盡了其他人的恥笑,而且又活活給打死了兩個小宮女。

被逐出宮外的兩人如今已經沒有任何財產了,又沒有任何親人可以投靠,出宮之後隻會生不如死好吧。

崔槿汐的家人早就在當初從永州出來的逃難途中就已經全死光了,而李長雖然家裡是還有幾個姪兒姪孫沒有錯,但當太監的人是整個家族的恥辱不是嗎?李長早就被趕出家譜了,又還有誰會收留他?

甄嬛瘋狂大叫自己冤枉,說什麼李長和崔槿汐不過是情不自禁罷了,他們是有什麼大錯?尤其李長已經跟了玄淩將近三十年了啊,玄淩根本就是無情無義的昏君,更死活不肯離開柔儀殿,大嚷著除非是把她殺了。

大概以為自己有那個肚子沒有人敢真的對她怎麼樣吧,結果被侍衛直接打昏了拖回棠梨宮。

侍衛都是受過專門訓練的,自然有的是辦法不動到甄嬛的肚子了。

當天皇帝就讓人撤除了柔儀殿所有奢華的.不符嬪妃儀製的擺設以及裝飾,連棠梨宮的大紅喜帳及椒牆也全部撤了個乾淨。

---------------------------------------

接下來纔是一連串針對甄嬛而來的旨意:

“慶容華周佩以下犯上,夥同底下宮女陷害祺貴嬪,掌嘴一百,剝奪封號降為常在,即日起禁□□蘆館三年,而且五年之內不得晉升,其宮女品清當著周氏的麵仗殺”。

“祺嬪管文鳶當時乃是無辜被周氏與甄氏陷害,晉從二品祺昭容,遷回采容殿,仍掌翠微宮之事”。

“文婕妤徐燕宜晉從二品文淑儀,為玉照宮主位,入住玉照宮主殿清寧殿”。

“祥嬪倪雅如晉正四品祥容華,入住宓秀宮天巧殿,享婕妤的份例”。

倪雅如隻是正四品容華,現在就入住天巧殿是有些不妥當,不過玄淩是鐵了心要惡心甄嬛,再說反正宓秀宮目前也就她和福嬪在住而已。

“謙貴嬪安陵容晉從二品謙淑儀,享妃位份例”。

“欣淑媛呂盈風晉正二品欣妃,其女和敬帝姬即日起正式冊封為仁敬公主”。

“康嬪史移芸晉正四品康容華”。

“韻嬪趙仙惠晉正四品韻容華”。

史移芸跟趙仙惠都比甄嬛早入宮,已經是老資格的嬪妃了,就算再不得寵吧,隻靠熬資歷也沒道理得一直屈在嬪位,甚至每次都得對著甄嬛下拜。

另外就是甄嬛已經恢復神智的哥哥甄珩仗責五十,立刻押回嶺南,無詔永遠不得回京,其父甄遠道再降七品鳳陽知縣,同樣永遠不得回京。

以和敬的年紀來說現在冊封公主其實是早了一些,但甄嬛因為呂盈風在昔日自己得寵時曾經多次出言嘲諷她,早已記恨在心,因此回宮之後對這母女倆是一直在暗地裡找機會欺負她們,她真的以為皇帝到現在什麼都不知道呢。

尤其和敬已經十二歲了〈虛歲〉,依照宮內規矩等今年的生辰一過就要獨居一殿,玄淩都已經讓內務府開始整理公主所了,甄嬛卻是一直找藉口要阻止這件事。

如今玄淩可不會再理那個女人。

玄淩還明確下令,甄嬛日後再敢隨意靠近和安帝姬,每次都掌嘴一百,他倒要看看她的那張臉到底是能有多厚?能忍受幾次在所有人麵前被打耳光?

這最後一道旨意玄淩還刻意讓人在瑩心堂前麵大聲的宣讀呢。

--------------------------------------------

七月,玄淩賞了一把極好的焦尾琴給剛滿七歲的和毓帝姬。

和毓帝姬是甄嬛入宮之後最為厭惡的柔修儀秦怡雯所出,也因此甄嬛還在宮中時就不隻一次在暗中對當時還在漒褓中的帝姬動手動腳,隻要有機會就趁機捏一下.掐一把的。

被發現時甄嬛是被掌嘴到隻剩一口氣,扒光了衣服首飾,隻穿著裡衣按在秦怡雯宮前足足跪了一天,受盡了別人的嘲笑,卻也使得她更加怨恨秦怡雯。

尤其秦怡雯如今已經有一子一女,地位極為穩固,讓甄嬛的心裡更是極度不滿了。

甄嬛是一個超級會記仇的人,隻要是曾對不起她的人,無論過了多少年她都會想盡辦法的報復回來,因此回宮之後就已經多次意圖陷害秦怡雯,也是意圖得到秦怡雯所生的予瑞,藉此鞏固自己的地位與寵愛,哪怕被皇帝嚴厲警告她也不肯罷休。

如今見到玄淩居然賞賜如此珍貴的琴給秦怡雯的女兒,甄嬛是氣得砸了所有能砸的東西,無法相信玄淩竟然真的這樣對她。

-------------------------------------

她甄嬛是如此的才貌過人,如今又懷著孩子,是哪一點比不上秦怡雯那個庸俗的下賤女人了?她得年紀還比自己足足大了三歲呢,早已是半老徐娘了,為什麼皇上還要那麼寵愛她?還那麼疼愛她的兒女?

眼見自己如今被軟禁在棠梨宮中,什麼都做不了,而其他嬪妃卻是頻頻得寵,甄嬛更是又恨又急。

可無論甄嬛在棠梨宮內怎麼叫.怎麼罵,都已經絲毫影響不到皇帝了。

七月,清河王周玄清再度上書為甄遠道及甄家求情,結果正在氣頭上的皇帝那是當著所有大臣的麵撕了奏摺丟到他臉上去。

玄淩當庭斥責玄清一再為罪人求情是何居心?這可是這二十一年來的頭一遭呢,讓玄清的臉色可以說非常難看。

-------------------------------------

第二天玄淩便下旨降玄清為郡王,罰俸一年,並強硬指了沛國公之女尤靜嫻給他為正妃。

玄清無法也不能再推托,但卻是就此恨上了玄淩。

玄淩本來還打算指幾個侍妾給玄清的,不過想想還是算了,以玄清這樣的腦子還是配尤靜嫻就夠了,自己何苦害了其他家的好女兒呢?

至於玄清婚後日日獨睡書房,始終沒有跟尤靜嫻同房的事,玄淩隻表示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這婚姻是尤靜嫻自己死活求來的不是嗎?那後果也得由她自己承擔。

甄嬛在聽說玄清被強迫娶妻的事之後是當場動了胎氣啊,痛得死去活來,溫實初可說費了不少力氣才保住她的孩子。

-漒褓中的帝姬動手動腳,隻要有機會就趁機捏一下.掐一把的。被發現時甄嬛是被掌嘴到隻剩一口氣,扒光了衣服首飾,隻穿著裡衣按在秦怡雯宮前足足跪了一天,受盡了別人的嘲笑,卻也使得她更加怨恨秦怡雯。尤其秦怡雯如今已經有一子一女,地位極為穩固,讓甄嬛的心裡更是極度不滿了。甄嬛是一個超級會記仇的人,隻要是曾對不起她的人,無論過了多少年她都會想盡辦法的報復回來,因此回宮之後就已經多次意圖陷害秦怡雯,也是意圖得到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