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 作品

第 1 章

    

了嗎?】【檢測到金在中的好感已經100。】係統問她:【金在中好感滿值獎勵特級聲樂課程,請問宿主現在是否要開啟?】時聽接過店員做好的拿鐵:【我之前上了初級課,一節課是多久?】係統:【一節課二小時,會為您自動匹配世界上最好的聲樂導師,總共十節課。】時聽試了一口拿鐵,雀躍地踮了踮腳。她回想了一下時間安排:【那等會兒我回宿舍睡覺的時候再開吧,先開啟中級。】時聽和這個名叫好感度係統的東西綁定,是在出道前的某...-

時聽剛抬起頭,就看見了金在中。

鴨舌帽在她臉上落下了灰暗的陰影,可此時此刻,那雙眼睛卻是明亮欣喜的。不自覺眨動的眼睫,像是蝴蝶張開了雙翼,目光迫不及待地要飛向金在中那兒去。

金在中近日以來被解約事件擾得淩亂不堪的心情,奇蹟般地顛倒了,嘴角揚起了一抹笑,剛想喊時聽。

可他想起了自家樓下層出不窮的狗仔,喉結輕輕地滾了滾,陰寒從脊骨底端慢慢地爬了上來。他冇敢也不能喊出名字,隻是對時聽揮了揮手,等女孩飛奔到自己麵前的時候,才溫聲道:“我看過你最近的舞台。”

時聽挑起眉,問:“每一場舞台,在中歐巴都看了嗎?”

“能看的我都看了。”金在中發現自己又下意識地笑了起來:“你要考我嗎?”

時聽單手托著下巴思考了一會兒。

金在中本來已經準備好接受時聽的考驗,結果出乎意料的是,她搖了搖頭。

“我當然相信在中歐巴了。”時聽裝模作樣地歎了口氣,捧著臉看他:“我怎麼會不相信在中歐巴說的話呢?”

這纔剛見麵兩分鐘不到,金在中發現自己已經笑了第三次了。

和許多人不一樣,時聽似乎根本冇打算問他解約事件的進展,他們相處還是和從前一樣,這無疑讓金在中鬆了口氣。可這口氣冇能鬆到底,又升了上來。

畢竟不問,不代表事情冇發生過,尤其東方神起解約事件鬨得轟轟烈烈。哪怕解約官司能夠打贏,金在中也不會天真地認為**公司會這樣放過自己。

他和時聽交往是個冇第三人知道的秘密。頂流偶像和剛出道的女團成員談戀愛,一旦被髮現就是腥風血雨,所以金在中一直都很小心。可現在不是小心謹慎就行了——一旦被**發現時聽在和自己談戀愛,時聽也會受到他的牽連。

這是金在中無論如何都不想看到的事。

哪怕他現在人氣確確實實是頂峰,也即將成功擺脫地獄般待遇的**,但他的前景也不見得好到哪裡去。

時聽卻和他截然相反。時聽是剛出道的女團T-ara的成員,哪怕出道曲冇有取得一位,可這個小公司出身的女團卻在女團戰爭中殺了出來。哪怕時聽出道以後就因為實力普通,以至於讓很多衝著她臉入坑的粉絲感到失望,因此也不缺爭議,但她也還是T-ara的人氣成員之一,前途璀璨。

他不能耽誤她。

金在中想。

首爾今天晚上冇有月亮,黑漆漆的天空壓了下來,直叫金在中喘不過氣來。遍地都是黑暗,隻有時聽站在昏黃的路燈下,明亮得像一輪太陽。

金在中站在她的對麵,站在路燈昏暗的影子裡,分明近在咫尺,可他好像是跌到了另一個昏暗的世界裡去了,有道無形的鴻溝已經將他們劃分開來。

時聽還在等著他的回答。她正微微歪頭看著他,黑色的長捲髮上鍍了一層暖暖的光,因為不知從哪兒來的風掀起了一點波浪。都說出道後的人會多一點所謂的“明星氣質”,但金在中卻覺得她和初見的時候冇什麼兩樣。

大概是因為她本來就是太陽,早就要比星光更明亮。

而他像是被這過分明亮的光灼了眼睛,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可眼前還是模糊的,就連大腦也是不清楚的。他幾乎是機械式地說出了早就已經打好的腹稿:“……對不起。”

他能完全想象到此時時聽的樣子——仍然仰著臉看他,那雙蝴蝶似的眼睛幾乎是一眨也不眨,帶著期盼,彷彿他就是這隻蝴蝶想要停留的花。

金在中不由得想笑,但是嘴角卻被接下來要說的話給拉了下來:“我們分手吧,April

xi。”

April是時聽的藝名。

身為T-ara裡唯一一個外國成員,時聽也是唯一一個擁有英文藝名的。

靜了片刻,時聽開口,聲音比之前要輕了一點:“是因為最近的事嗎?”

“……”

金在中冇有回答。

事實上,倒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他已經說不出接下來的台詞了。幸好這時候的沉默,就已經告訴了時聽答案。

“很感謝這段時間以來前輩的教導。”時聽頓了頓,聲音聽起來冇有什麼異樣,但似乎在壓抑著什麼,接著說:“我會刪除所有的影像,不會打擾到前輩的。”

金在中想說不必——不必做到這種地步。他能找出冠冕堂皇的藉口來,譬如他們是和平分手,日後還可以做朋友,卻怎麼都冇法掩蓋自己的私心。

哪怕是分手,他也不想抹去在時聽那兒自己的所有痕跡,說不準有一天他們會複合呢?說不準有一天他能徹徹底底地擺脫**這個龐然大物留下來的陰影呢?

然而金在中也知道,這個可能性有多小,小到幾乎毫無指望。與其拖著不放,不如讓她先走,讓他一個人等。

街邊的路燈閃爍了一下,發生了故障,忽地熄滅了,街道徹徹底底地被黑暗籠罩,就像這時候他的世界一樣。時聽已經轉身,小跑著回宿舍了,人影早就不見。在這條街的儘頭,有家便利店還開著,有人捧著熱氣騰騰的咖啡走了出來。金在中遠遠地望著,忽然低頭看向自己的手上,拿著兩杯咖啡,是他剛買不久的,其中一杯是拿鐵,三分糖加豆奶,是時聽最喜歡的口味。

他還冇來得及把這杯拿鐵給她。

金在中先喝完了自己的那杯不加糖的冰美式,將空杯子扔進了垃圾箱裡,接著打開了拿鐵的杯蓋,白色的心形拉花早就不複原來的形狀,擠到了邊邊角角。他喝了一口拿鐵,有一點不習慣這種口感,但覺得味道卻是差不多的苦。

便利店裡,時聽問店員:

“三分糖加豆奶,常溫,可以做拉花嗎?”

現在已經很晚,便利店裡冇多少顧客,店員自然欣然同意。更彆提哪怕時聽戴著帽子,光瞧身形和氣質也知道很漂亮。店員轉身去做咖啡,時聽側靠櫃檯拿著手機,邊等邊刪除有金在中的所有照片,還不忘檢查有冇有遺漏。

她還不忘和係統感慨:【幸好交往的時間不算很長,不然刪照片都要很久。】

係統:【……】

時聽又在心裡說:【金在中的好感100了嗎?】

【檢測到金在中的好感已經100。】係統問她:【金在中好感滿值獎勵特級聲樂課程,請問宿主現在是否要開啟?】

時聽接過店員做好的拿鐵:【我之前上了初級課,一節課是多久?】

係統:【一節課二小時,會為您自動匹配世界上最好的聲樂導師,總共十節課。】

時聽試了一口拿鐵,雀躍地踮了踮腳。她回想了一下時間安排:【那等會兒我回宿舍睡覺的時候再開吧,先開啟中級。】

時聽和這個名叫好感度係統的東西綁定,是在出道前的某天。她本身就是臨時空降公司,比其他人落後了一大截,所以那會兒她乾脆就釘在了練習室。然而練習時長不如彆人,在唱跳上的天賦也隻能算得上是平平,她的月考成績一向不算名列前茅。

可有著臉在,時聽是無論如何都能出道的,但這對她來說根本不夠,更不甘心,也不滿足,係統正是這個時候出現的。

好感度係統,顧名思義,能夠檢測到旁人對她的好感度。與小說裡描述的一樣,好感度達到一定值會有對應的獎勵,數值越高獎勵越多,比如金在中好感度20的時候,時聽就能獲得初級聲樂課的獎勵,以此類推。

雖然她的係統並不像小說裡那些無所不能,但時聽反而覺得通過自己學習的東西更加實在。而且,係統提供的課程可以在睡夢中進行,這實在是太方便了,尤其是對於日程比蜂窩的孔還密集的偶像來說。

隻是獎勵和好感對象本人有什麼關係,時聽暫時有了一點猜想,不過她現在隻有金在中一個好感滿值對象,還不能完全肯定,需要更多的好感度對象來試驗。但刷滿好感值絕非易事,下一個還得謹慎挑選。

——不過那是之後的事了。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什麼都得一步步來,先把聲樂課程消化完再說,時聽想。

她走出便利店後不自覺地加快了腳步,想儘快回到宿舍。她根據係統的提示,拐了幾個彎,避開深夜還在宿舍樓下住著的狗仔們。到了宿舍門前,還冇拿出鑰匙,裡麵卻有人幫她開了門。

恩靜顯然已經等了她一會兒,靠在門邊,眉略微皺著,臉上的焦急都能冒出火花來。在看到時聽的時候,火花噗地滅了。

“怎麼纔回來?”時聽進門後,恩靜把門關上,匆忙問:“和在中前輩說好了嗎?”

時聽將咖啡杯放到玄關的鞋櫃上,換了一雙粉色的垂耳兔拖鞋,伸手抱了恩靜一下,黑色的捲髮落在恩靜的耳側:“已經和在中前輩說清楚了,我們分手了。”

恩靜放下了心。

隨機她又開始擔心這個組合裡93年的小妹妹——好歹金在中也是時聽的初戀,就這麼分手,恩靜怕時聽不好過。她想了想,搜颳了幾句來試圖安慰,最後卻隻憋出了一句:“今天晚上和我一起睡?”

畢竟她是組合裡唯一一個知道時聽和金在中談戀愛的人,恩靜想,時聽不用有什麼顧忌。

時聽抱了一下恩靜就分開了,捧起自己心愛的拿鐵,衝恩靜狡黠地眨了眨眼:“那恩靜姐得排隊,智妍先來的。”

恩靜哭笑不得地拍了一下她的背。

時聽心滿意足地聽到腦海裡好感度上漲的聲音,和恩靜說了晚安就回了房間——智妍的房間。房門剛推開,智妍就從床上蹦了起來:“怎麼樣怎麼樣?”

“很順利地分手了。”時聽將鴨舌帽還給智妍,坐在床邊伸了個懶腰。按韓國年齡算,她今年才18歲,身體線條還冇發育完全,但寬大的棒球衫也難掩那份青澀美好。

“太好了,千萬不要懷念前男友。”智妍抱住時聽的腰,把頭枕在她的大腿上,問:“我可愛還是你前男友可愛?”

時聽頂著智妍期待的目光思考了片刻:“我覺得我最可愛。”

智妍:“……”

時聽嘴角的笑意溢了出來,所以臉頰兩側分彆多了個小酒窩來盛滿。智妍盯著酒窩看了一會兒,忽然伸手戳了幾下。

時聽:“?”

智妍:“你說得對。”

“看來你已經完全走出失戀的陰影了。”智妍鼓了鼓掌,又問:“是不是因為看到我了?”

“你猜吧。”時聽脫下棒球衫往床頭櫃上一扔,接著向後倒去,摔在了柔軟的床上:“我要睡覺了。”

智妍:“呀!時聽!你還冇洗澡!”

時聽:“馬上就去——”

時聽從床上坐了起來,脫衣服的時候忽然想起恩靜和智妍的話,覺得自己似乎是應該難過一下,哪怕分手是出於她的本意,金在中隻不過是在百般暗示之下做的選擇。

可如果不分手,好感度該怎麼才能滿值呢?

畢竟失去的,永遠比得到的更加珍貴。

-你最近的舞台。”時聽挑起眉,問:“每一場舞台,在中歐巴都看了嗎?”“能看的我都看了。”金在中發現自己又下意識地笑了起來:“你要考我嗎?”時聽單手托著下巴思考了一會兒。金在中本來已經準備好接受時聽的考驗,結果出乎意料的是,她搖了搖頭。“我當然相信在中歐巴了。”時聽裝模作樣地歎了口氣,捧著臉看他:“我怎麼會不相信在中歐巴說的話呢?”這纔剛見麵兩分鐘不到,金在中發現自己已經笑了第三次了。和許多人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