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長清王承恩 作品

第880章 歸零

    

後又發生了許多事,當事情全部安定下來之後,他們這些國子監便獲得了兩個選擇,一個是返回燕京大學接受新式教育,一個是接受朝廷的委派,組建順義的各公立學校,滿3年後獲得參與進士考試的資格。孫伯陽不想回燕京大學再被人孤立,且在順義的這些日子,他有些喜歡上了鄉間平靜的生活,於是就選擇了後者。溫榆河河道整治工程開工之後,作為靠近河道天柱村小學的校長,他也算是當地最有文化的人了。河道整治工程規模宏大,因此被分成...-當朱由檢從武英殿出來時,突然天空就陰暗了下來,他不由有些詫異的停下腳步抬頭望向天空,隻見一團白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他撲了過來。在他尚未反應過來之前,這道白光已經將他化為了灰燼,隻餘下了周邊群臣的驚呼聲。

在不知位於何處的一個密封房間內,一個以黑袍把自己遮蔽的嚴嚴實實的人形生物看著這個監控畫麵,不由喜極而泣的合掌向神靈祈禱道:“世間唯一的主宰啊,哪個擾亂了世界線的爬蟲終於被消滅了,世界終將迴歸到正常的軌道,未來人間將隻會稱頌您的名…”

PS:冇想到我第二部小作居然會以這樣一種方式結束,我也不知該說什麼好了,隻能再一次感謝一直以來支援我的讀者朋友們,並道一聲抱歉了。

我原本想著是不是就這麼中斷不寫了更解氣,但是為了陪伴我的讀者們,我決定還是畫上一個句號,正式的來一個告彆比較好。

昨天因為違禁的兩章,的確是有些出離憤怒了,向大家宣告不寫,說實話是帶有著這麼一點衝動的情緒的。不過經過了一個晚上加一個白天的慎重思考之後,我發覺自己確實是無法繼續把這本小說寫作下去了。

首先第一個要怪罪的還是我自己,當初想要創作一本明末題材的作品時,想的不夠深刻,因此選入崇禎作為切入點太高,這就導致故事深入明末社會的程度不足,加上自己的筆力也不足,始終冇法營造出一個真實的明末社會,這就讓整本小說的佈局看似宏大,但是故事性始終不足,看起來倒像是一部編年史一般,有不少讀者都指出過這個問題,但我卻難以再回頭更改了。

於是小說越寫到後麵,我就越感覺吃力。想要修改曆史重現17世紀的世界,並將歐亞大陸的全貌展現出來,對於現在的我來說,確實是一個沉重的負擔。如果再加上還有人不斷的提醒你,這也不許提,那也不許寫,這個本就在我腦子裡不夠清晰的世界,就更是變得支離破碎了。

綜合起來其實就是一句話,我不可能在推演一個時代的同時,還要考慮小說對現實世界的影響。雖然我本人以為,這本收藏不過一千多的小說會對現實世界造成什麼惡劣的影響,但我可以左右小說中的世界,卻不能抗拒現實世界對我的影響。因此思來想去,還是到此結束了吧。

其次的原因麼,雖然我隻是一個普通群眾,但自小可是唱著“我是社會主義接班人…”的歌謠長大的。在我的認知裡,領導和環衛工人除了職位上的不同之外,地位上並冇有什麼不同。

雖然我不是什麼精英,但是從小接受的三觀教育還是清楚一點的,人類不是獨立存在的個體,人的思想並不能脫離物質生活獨立存在,除非他是個精神病。

思考再三之後,我隻能放棄寫作下去。希望讀者朋友們能夠諒解,再次向大家道一聲抱歉,並祝大家能夠享受自由的思想,畢竟這纔是人能夠證明自己活著或是活過的證據。-後金。”嶽托慢悠悠的放下酒杯,滿不在乎的說道:“不就是明國小皇帝的嶽父嗎?去年也就是小皇帝運氣好,僥倖贏了大汗一次。若是再開戰,我就不信他還敢再上戰場。現在搞得這麼隆重,難不成大汗還真怕了明國小皇帝不成?”達海使了個眼色讓範永鬥出了亭子,這才上前對著嶽托小聲說道:“嶽托貝勒可是喝醉了?大汗以禮相待明人使者,怎麼能說是怕了?明國皇帝再怎麼說也是外國之君,嶽托貝勒你如此輕慢君上,傳到大汗耳中,大汗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