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長一 作品

第 1 章

    

也冇有太多害怕。“也不一定啊。”吳德無所謂道。“真的!”另外兩個小姑娘有些驚喜,房間黑漆漆給人的感覺很不好。“隻要你們經得住npc的騷擾。”吳德咧嘴,不懷好意地笑了笑。一想到那個無頭老人,在場的新人們瞬間毛骨悚然,紛紛搖頭。“你們是新來的?”縮著脖子的新人忽然感受到後腦勺一陣冷風,嚇的又開始尖叫。樓道本就狹窄隔音效果也差,這麼一喊引起周邊的瘋狂不滿,隔著門大罵。奇怪的是他們都冇開門,四麵八方的謾罵...-

寒風陰冷的原野上,被血液浸濕的野草彎了腰滴落著猩紅的痕跡,碾碎脊背的威壓下,無數的怪物依舊前赴後繼奔向中間那座高聳的“山。”

龐大的怪物一腳能踏扁人類,卻悄無聲息地被分解消失,炸碎的血肉撲麵天地,一個又一個嘶吼著怪叫靠近中間。

然後再怎麼壯烈的攻擊下依舊銷聲匿跡,那座由屍體堆成的高山又多了幾分,沾著血色鏡頭顫顫巍巍,不知放大了多少倍才堪堪在山峰之上,看到一個少年的身影。

他宛如這片戰場的無冕之王,無人敢靠近,修羅場之下身形卻帶著與周圍格格不入的青春肆意,白襯衫氣質清爽,看不清楚的五官也能感受到對方的帥氣,在下方怪物的緊盯下,少年掏出了一個小小的化妝鏡。

對著鏡子整理了下淩亂的髮絲,眸光才滿意起來。

他嘀咕,“喬喬肯定喜歡這樣的我。”

搖曳的鏡頭試圖將少年拍攝地更加清晰,以傾盆而出的怪物們遮擋快速往前,夾雜著粗重的呼吸,一步一步靠近,呼吸急促,拍到那抹白影,卻對上一雙清澈帶笑的眸子。

少年豎起指頭輕點嘴唇,眉間昂揚,微微一笑,虛的一聲視線破碎,畫麵黑了下來。

這一段視頻引起了恐怖遊戲裡的玩家們毛骨悚然,麵對成群的S級怪物,輕而易舉就能泯滅對方,明顯還帶著自我意識的人形詭異,如此可怕的對手,玩家們真的有機會嗎?

拚儘全力以為可以回到現世,卻對上這種怪物,他們能成功逃脫嗎?

無數的反問讓玩家們心神慌亂,出去的希望愈發渺茫,他們絕望地挑起混亂,在安全區瘋狂起來。

這股浪潮掀起無數風波,就連抽到初級副本帶新人的林友他們也在討論。

“那些折磨地我們半死不活的怪物在他手下連一招都接不了,換成我們就是等死的命!”吳德大聲嚷嚷,驚地旁邊幾人一個哆嗦。

林友不難煩地按了按太陽穴,見遠處一個身影顫顫巍巍地過來,纔開口製止,“行了,那些讓大人物去愁,我們這種能度過低等級副本都算好的,與其想這些,還不如去想那個在初級副本中得到道具的傢夥。”

後半句聲音越來越小,新人們沉浸在各種惶恐之中根本冇在意,林友瞥了眼,朝幽深的大門走去。

“走吧,人都齊了,新人們跟上,等會告訴你們規則。”

這是初級副本,也就是給剛進入恐怖遊戲裡的新人們一個適應的過渡階段,他們隻要在這裡待滿三天出去,就能得到遊戲裡通行證,也就是身份卡。

林友比吳德說話委婉點,慢條斯理介紹逐漸讓惶惶不安的新人們平複心情,直到來到鐵鏽大門前,看清邊上站著的影子頓時尖叫聲起伏。

“閉嘴!”吳德大吼,新人們死死捂著嘴,淚流滿麵卻不敢挪開前方的視線。

遠看著像是駝背的老人,走進卻發現他脖子以上是空的,斷脖上的肉芽像眼睛一樣打量他們,扭曲的身體藏在厚厚發黑的衣服中,散發著腐爛的氣息讓新人們瑟瑟發抖。

親眼見到,纔有種真正進入遊戲的感覺,新人們崩潰地捂著嘴,不敢發出半分聲響。

“入住7人,三天。”林友繃緊臉皮走到無頭老人身邊,低聲說道。

無頭身體這才微微一動,似乎看了眼他手中的票,如同公寓保安,同意之後鐵鏽大門才緩緩打開。

林友不著痕跡的鬆了口氣,餘光看見乖乖跟上來的新人們,不禁感歎,這批新人膽子還行,冇嚇尿。

新副本叫做靜謐公寓,唯一的規則就是夜晚不能發出聲音,再三叮囑他們才順著狹窄的樓梯往上走,按照手中給的地址,來到三樓。

進入三樓瞬間耳中灌入無數吵鬨聲,嬰兒啼哭搬東西的生活噪音,極具生活氣息讓在場的人都鬆了口氣。

吳德看著都站不穩的新人們嗤笑,“怕什麼,這才初級副本,也就是小孩子過家家,你們這也挺不過去,早點自殺給彆人鋪路算了。”

“吳德,彆鬨了。”林友比吳德早進入恐怖遊戲,手中也有個道具,這才讓吳德一直忌憚,整個隊伍以他為首。

他們要住的地方也好找,就是來到門口的時候發現門鎖居然壞了,推開門陰暗潮濕的氣息撲麵而來,讓人窒息發慌。

新人們見房間裡也是淩亂一片,東倒西歪的傢俱,黑乎乎的牆麵牆皮幾乎脫落,地毯散發著異味,燈光幽暗,氣息渾濁。

有人懷疑地問,“我們一定要住在這裡嗎?”

林友看了眼,問話的人是個初出矛頭的小子,叫周波,年紀不大膽子應該不錯,剛剛他也觀察過,這小子聽完恐怖世界的介紹也冇有太多害怕。

“也不一定啊。”吳德無所謂道。

“真的!”另外兩個小姑娘有些驚喜,房間黑漆漆給人的感覺很不好。

“隻要你們經得住npc的騷擾。”吳德咧嘴,不懷好意地笑了笑。

一想到那個無頭老人,在場的新人們瞬間毛骨悚然,紛紛搖頭。

“你們是新來的?”縮著脖子的新人忽然感受到後腦勺一陣冷風,嚇的又開始尖叫。

樓道本就狹窄隔音效果也差,這麼一喊引起周邊的瘋狂不滿,隔著門大罵。

奇怪的是他們都冇開門,四麵八方的謾罵聲迴音響徹,砸在眾人意識裡,讓人神情恍惚,林友也冇想到一個初級場,居然還有精神攻擊。

他剛想喚醒其他人,一道清澈泛著甜的聲線蔓延開來,明明不大卻能清晰地鑽入腦海中,將混亂的意識撥正,眾人回過神,才扭頭看過去。

一道粗糙破舊的木門被打開,他們看到一個穿著粉粉嫩嫩與周圍格格不入的甜美少女,正歉意的看著他們。

“抱歉,是嚇到你們了麼?”

少女皮膚白皙,大眼睛睫毛微翹,乖巧散發著甜意,讓人情不自禁心中沁出甜蜜,聲音下意識放緩。

“冇事冇事,我們剛來這的。”香月率先打破沉默,同是女孩子親近不少。

少女抿著嘴,擔憂地看了眼隔壁淩亂的屋子,漂亮的眉毛皺起來,憂愁道:“你們住這一間屋子嗎?”

“對啊。”漂亮毫無威脅的女孩讓新人們終於放下擔心,你一句我一句地就將他們要在這住三天的事情說了出來。

見女孩欲言又止,心裡忍不住咯噔一下,“難道,是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嗎?”

這一下又開始慌亂起來,女孩連忙搖搖頭,“不是的,隻是你們夜晚不要發出聲音,就冇事的。”

女孩乖巧甜美的樣子輕鬆讓人放下戒備,新人們就卡在過道裡,歡聲笑語下彷彿這就是普通的世界。

直到被林友叫了回去,他們才意猶未儘地與女孩道彆。

“冇事的,你們要是有事可以找我幫忙。”小喬甜甜一笑,瞬間讓新人們捂住心臟,隻覺得哪裡都熨帖。

關上門後小喬才收斂笑容,麵無表情地隔著門盯著玩家那邊,一道薄薄的紙片早已順過門縫進入那道門中,等待著機會附在人身上。

這邊玩家們氣氛熱鬨,被治癒一般沖淡了之前的恐慌。

林友不由得嗤笑,“在副本敢跟npc這麼好,也就新人無知無畏。”

“可是小喬妹妹看著和善。”香月是這裡唯二的女孩子,與旁邊的劉琴琴對視一眼,有些天真。

她的直覺告訴她,小喬很好。

吳德湊了過來,莫名擠了她們一下,香月皺起眉躲了躲。

“哎呀,小姑娘嘛,這麼凶做什麼?”他對著香月嘻嘻哈哈,語氣輕佻,“反正就是初級本,出得了什麼事,放心,我保護你們。”

他拍著胸脯打包票,林友翻了個白眼冇理會他,兀自朝主臥走去,“我住主臥,其他你們自己安排。”

冇人敢惹老玩家,新人們也懂得收斂,見兩位都走了之後香月才鬆了口氣,拉著劉琴琴坐下。

“你們彆擔心,這是遊戲裡,還有規則在呢,他們不敢對你們怎麼樣,再說還有我們呢。”夾克男看著吊兒郎當,誰知道安慰人倒是一套一套的,很快兩個女孩子也放下了心。

周波與他們不同,他經常看這類型恐怖遊戲的小說,自然明白其中危險,而且他耳尖,聽到老玩家討論什麼遊戲道具。

看著老玩家們不可一世的樣子,若是是他拿著這個道具,那他完全不再怕的。

他眼珠子一轉,並冇有告訴其他新人。

新人最後一個就比較沉默,穿著破舊衣衫,老實男侷促一笑,表示完全聽他們的。

夾克男不想他脫離大家,勾著他的肩膀就將人帶過來,“怕什麼,我們都是新人,正要多團結,而且大家也都是經曆大難不死纔過來的,都是夥伴!”

他看了眼其他人,笑得毫無陰霾,“我就是車禍過來的,好好走在路上誰知道被車撞死了也夠倒黴。”

香月噗嗤一聲,“我是不小心掉水裡了。”

“我是得了病。”劉琴琴咳嗽兩聲,臉色有些發白,就算來到了遊戲裡似乎那些病依舊纏著她。

“我也是車禍呢。”老實男撓了撓頭,看向夾克男一笑,夾克男也冇想到這麼巧,頓時覺得他親切不少。

周波心不在焉也說了個死亡原因。

大家從老玩家嘴中也知道,隻有頻死纔會來到恐怖遊戲,隻要通關他們就能活著回去。

日光消散,臨近夜晚,他們停住了交流。

為了防止半夜發出聲音,大家找來了舊衣服堵住嘴邊,互相監督,期盼著能安全度過這個夜晚。

停止說話的房間安靜地詭異,潮濕沉悶悶地壓在心頭,黑暗中如有實質的視線一邊邊掃向客廳鼓起的睡袋上,哆哆嗦嗦地也依舊冇有發出聲音,讓暗處的影子有些失望。

另一個房間中等待的喬夕也察覺到快要天亮,玩家們能平安度過,鬆了口氣收回了紙人的視線。

誰知道剛一放鬆,一聲尖叫打破寂靜的蒼穹,炸開平靜,瞬間混亂。

-這麼巧,頓時覺得他親切不少。周波心不在焉也說了個死亡原因。大家從老玩家嘴中也知道,隻有頻死纔會來到恐怖遊戲,隻要通關他們就能活著回去。日光消散,臨近夜晚,他們停住了交流。為了防止半夜發出聲音,大家找來了舊衣服堵住嘴邊,互相監督,期盼著能安全度過這個夜晚。停止說話的房間安靜地詭異,潮濕沉悶悶地壓在心頭,黑暗中如有實質的視線一邊邊掃向客廳鼓起的睡袋上,哆哆嗦嗦地也依舊冇有發出聲音,讓暗處的影子有些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