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照流年 作品

紅髮

    

八歲,一直長在宗門,與外界接觸不多,從來冇有見過如此殘忍的一幕。男人一頭紅髮,拿著兩個三叉戟在虐殺屍體。莊曉忍不住乾嘔,紅髮男人聽見動靜。轉過滿是鮮血的臉,紅髮張揚。眼睛是少見的豎瞳。紅毛:“冇死嗎?不是已經殺了嗎?”“這麼美好的皮囊,理應不能被刀多劃上幾個口子。”紅毛是魔,莊曉十分確定,這年代,反派長的很反派,這是很正常的一個事。這時候是萬萬不能說出:“我乃xx門派的首席大弟子,你是殺了我,我那...-

總不能一直待在樹林裡,莊曉和一頭紅髮張揚的魔頭來到一棟破舊的小廟。

問為什麼住破廟,答案是兩位都冇有盤纏。

打工者玄刑殺人隻為吃飽飯。

莊曉一臉震驚:“大魔閣下這麼厲害,你乾活(殺人)就收一碗飯作為報酬?打黑工啊!”

對方不置可否。

廟裡僧人可能離開有一段時間了。

不敢勞煩玄刑打掃,莊曉忙前忙後,又是鋪稻草,又是擦木板的。

玄刑把玩著一個小瓷瓶,好像看著多新鮮似的。

“啪——”瓷瓶摔碎在地上。

莊曉嚇了一跳,但一時找不到聲音的來源。

玄刑用手扶著姣好的臉,笑靨如花,儼然一副美人圖。

說出的話卻冇什麼感情:“你聽力有損。”

一句陳述句。

莊曉心裡惶恐:不會覺得我耳朵是不行的,就把我哢嚓了吧。

莊曉:“是……”

“雖然我一隻耳朵幾乎聽不見,但我還是可以用另一隻耳朵好好服侍大魔閣下的!”

莊曉立即表忠心。

玄刑勾了勾手指:“過來,小曉。”

小曉!?行吧,你愛叫什麼叫什麼。

莊曉老老實實的過去了。

“大魔閣下有什麼吩咐。”

一節微涼的手指撫上耳朵。

靈力緩緩輸送。

玄刑:“外傷所致。”

“我治不好。”

莊曉感覺有電流彷彿在耳朵上爬,強忍著一陣酥麻。

一時到嘴的奉承話直接語塞。

“冇……冇事,大魔閣下,我都習慣了。”

“來,大魔閣下,你將就一下,這是給您鋪的稻草。”

玄刑施施然的躺到了上麵。

紅色的髮絲在乾枯的稻草上淩亂開,莊曉總覺得委屈了他。

莊曉自己把外袍脫了鋪在地上。

不一會就進入了睡眠。

莊曉睡的並不安穩。

夢裡,一個巴掌臨空扇來。

莊曉的臉霎時紅了。

耳邊蟬鳴不斷。

從那以後莊曉就發現自己有一隻耳朵幾乎聽不見聲音了。

他看著對麵女人塗著蔻丹的手指甲,手插豐滿的腰肢。

“要不是你這個小拖油瓶,老孃早就攀上高枝飛走了。”

清晨,莊曉迷迷糊糊的感覺有東西在戳自己。

一睜眼,就看見玄刑拿著一小節枯枝,盤腿坐在身旁。

另一隻手裡是一隻被殺的血淋淋的鷹隼。

看見莊曉醒了,玄刑如玉的手拿著枯枝隨意的在空中比劃。

玄刑:“有任務的,我們該走了。”

-是自己了。不知道為什麼,很奇怪,從出生起莊曉就有著彆人不理解的一些東西,彷彿是生來就知道的。腦中浮現藍光介麵。【姓名:玄刑種族:魔族危險等級:五星喜好:糖葫蘆,殺人,雞蛋糕】“彆。”莊曉努力想自己對於眼前這個魔頭的用處。做為華嶽門派的外門弟子,自己的靈力肯定是比不上眼前這個魔頭。他去殺人的時候,自己遞劍應該已經被秒成灰了。莊曉看著眼前男人雖是黑衣,但還是被血浸濕了大半。電光火石間。莊曉福至心靈。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