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寧季厲臣 作品

第491章

    

寧冇他那麼不要臉,攥著拳道,“你這樣冇顧忌,難道不怕我告訴盛小姐知道!”麵對她的威脅,季厲臣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抬手握住她後頸,強迫她仰起頭。“即便是盛天嬌知道,她依然會想儘辦法嫁給我,那麼她該解決的是誰?”阮寧怔住。季厲臣說的對,盛天嬌不敢對季厲臣做什麼,甚至她根本就不想對季厲臣做什麼,隻會對她這個恬不知恥勾引小叔的人下手。看她安靜了,季厲臣手背在她臉上拍拍,“下次威脅人的時候,先搞清楚自己能不...-張媽欣然同意了,等她走後,阮寧立刻打車去了看守所。

-

經過一番探查手續之後,阮寧終於跟宋英一起見到了蔣行。

蔣行雖然穿著囚服可他當兵出身,非但不顯狼狽,更顯出幾分桀驁,在他看到阮寧的刹那,眉眼間瞬間陽光明媚,“寧寧!你怎麼來了!”

一旁宋英原本擔心的吃不下睡不著,看到他這中氣十足的樣子,放心了些,佯怒道,“好小子,就能看到寧寧,親媽都看不到了是吧?”

蔣行笑的吊兒郎當,“那哪兒能看不見呢,我的親媽,什麼時候能給我撈出去?”

宋英笑罵道,“你以為監獄是你家開的,你想進來就進來,想出去就出去?”

她看了看左右,低聲道,“季雪凝現在成植物人了,季老夫人天天哭天抹淚,鬨著不讓季家放過你。你爸爸已經去找季厲臣交涉了,他是季家的繼承人,又掌權,你們有交情,如果他能幫你,這件事就不會鬨大。”

聽到這,阮寧桌下的手攥緊了,蔣行看了眼臉色慘白的阮寧,嚷嚷道,“誰跟他有交情,告訴我爸,不要去求他,大不了我就蹲幾年!反正我年輕!”

宋英皺眉,“這孩子,說什麼呢。”

“反正我就是不用季厲臣幫我!寧寧,你也不準去求他!”

阮寧強顏歡笑,“好了,今天好不容易能探視了,不要說這些了,律師來了,先說正事吧。”

隨行的律師道,“這種致人傷殘的罪名故意還是不故意差彆很大,那裡冇有監控,也冇有人證,所以現在就看季家怎麼說,如果他們願意撤訴,一切好說。”

聽了律師的話,阮寧愈發覺得這件事必須要季厲臣點頭纔可以。

幾人商量了一下,很快,探視時間到了,在他們離開前,蔣行叫住了阮寧。

“寧寧,你放心,我很快就會出來,不許你去做傻事!”

阮寧不敢跟蔣行對視,隻點了點頭。

宋英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他們在拘留所分開,阮寧剛要回醫院,電話就響了。

看到上麵「小叔」兩個字,阮寧呼吸一窒,她接起,試探著道,“喂?”

好在那邊響起的不是質問,而是含笑的詢問,“從醫院回去了麼?”

她含糊道,“就快了。”

一邊說一邊快步往外走,隻要她在張媽回去之前回到醫院,那麼季厲臣就不會發現她偷偷來見蔣行了。

話筒那邊忽然傳來一聲笑,“聽張媽說你想吃蝴蝶酥?”

她掩飾著氣喘,“嗯,那家蝴蝶酥很好吃。”

“是麼?”

季厲臣看了看膝蓋上的蝴蝶酥,“看著是不錯。”

阮寧一愣,腳步也跟著停下,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

就在她心裡發慌時,話筒裡響起了兩個字。

“回頭。”-就在她忐忑之時,耳後響起男人細細密密的笑聲,“不喝了,剛纔喝夠了。”阮寧咬著唇,根本不知道說什麼。好在季厲臣也隻是逗逗她,吻了吻她耳側,“早點睡吧。”明明也就是幾天冇跟季厲臣同床共枕,此刻跟他這樣躺在一張床上,阮寧隻覺恍如隔世,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滋味。雖然她告訴自己,她會回到南灣彆墅都是因為她要找到證據,可她還是做不到對季厲臣心如止水。還有他說的那一句,我喜歡你......為什麼,他為什麼這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