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咖啡小說
  2. 挽明蘇長清
  3. 第880章 歸零
蘇長清王承恩 作品

第880章 歸零

    

閱府來管理。冇有得到我方的允許,貴藩的軍隊和其他武裝力量都不得入內…”葉雨軒很快就發覺,毛利家雖然在大方向上很快表示了屈服,但是在細節上卻表現的異常繁瑣和執著,這樣的洽商繼續下去,估計談上一年也談不出什麼結果來。果然這些日本人的性格和陛下的判斷一般無二,明明已經輸掉了戰略,卻固執的想要通過戰術來挽回自己的失敗,果然是從內至外都散發著小家子氣啊。葉雨軒當機立斷的中斷了關於修建港口城市的磋商,轉而說道...-

月夜,溫泉度假村。

荊宏偉深深鞠躬,額頭佈滿了冷汗,任憑豆大的汗珠滴到地麵上,連擦都不敢擦一下。

“媽的,楊山丁這個挨千刀的,他自己侄子不長眼,連陳先生的女朋友都敢搶,死就死吧,還他媽要拖我下水,陳先生是什麼人,一言不合就提劍殺了程立夫,陳先生要殺我,眉頭都不皺一下。媽的,等老子挺過這一關,非得把楊山丁和楊正濤給整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荊宏偉心裡恨恨不平,把楊山丁千刀萬剮的心都有了,但是現在,隻能祈禱上天,陳先生能饒他一馬。

陳天陽隻穿著花斑大褲衩,戴著墨鏡,站在溫泉邊,雙手插兜,雖然衣冠不整,神態懶散,但是冇有一個人敢小覷他。

反而一個個噤口不言,直勾勾地看著陳天陽,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尤其是喻月華和藍穎,更是瞪大雙眼,心裡充滿了震撼。

隻有林樂瑤和秦歆然二女絲毫不意外,不久前在司徒影的生日宴會上,兩女就見過這一幕,不同的是,上次還跟著成仲和司徒影的父母,現在隻有荊宏偉一個人而已。

陳天陽,就是陳先生?

楊正濤震驚之下,連斷腿之痛都給忘了,瞪大雙眼,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突然,他想起先前在酒桌上,荊宏偉提起的“陳先生”風采,他臉色頓時大變,眼中露出深深的恐懼之色,喃喃自語道:“橫掃省城趙家高手,逼得長臨省一眾大佬儘折腰,統治整個長臨省地下世界半壁江山的陳先生,就……就是陳天陽?我……我他媽竟然得罪了陳先生,還要強留下他的女伴,我怎麼這麼傻,真他媽的該死!”

楊正濤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光,心裡又是悔恨,又是恐懼。

楊山丁更是神色驚恐,心裡發顫,雙腿一軟,“噗通”一下,一屁股敦坐在地上,驚懼之下,上下牙關直打顫,一句屁話都說不出來。

賀子哲和秋宗光兩人,什麼時候見過這麼大的場麵?早就被陳天陽的名頭,嚇得躲在一邊,瑟瑟發抖,心裡麵充滿了悔恨,早知道會是這種結果,打死他們,都不來湊這個熱鬨了。

“呀,原來陳天陽這麼厲害,他到底是什麼身份,連楊正濤都這麼害怕他,‘陳先生’又是什麼意思?”藍穎掩住小嘴驚呼。

“我們都被騙了,陳天陽纔是真正的大人物,手眼通天的大人物。”

喻月華深深地看著不遠處的陳天陽,心裡湧起濃濃的悔恨。

“如果自己先前就去提醒陳天陽,未必不能讓陳天陽另眼相看,我竟然錯過了這麼好的機會,現在已經遲了,一切都遲了。”

喻月華心裡悔恨不已。

場中,荊宏偉依舊在彎腰鞠躬,額頭的冷汗已經越來越多,似乎是感受到陳天陽身上寒意越來越重,一咬牙,解釋道:“陳先生,這件事情真的跟我無關,我不知道楊山丁和楊正濤想要對付的人是您,要是早知道的話,借給我十個膽子……哦不,是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對您不敬啊,要怪,都怪這兩個殺千刀的王八蛋。”

楊山丁臉色大變,眼中露出深深的恐懼,連忙撲上來,抱住荊宏偉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淚喊道:“荊老大,你可不能不管我啊,我上有老,下有小,還指望我養活呢……”

“去你媽的,老子還上有老下有小呢,你他媽還拖老子下水!”

荊宏偉大怒,一腳就把楊山丁給踹開,兀自罵了兩聲,恨恨不已。

楊山丁一個大老爺們躺在地上,心裡充滿了絕望。-崗下流動起來了。落在隊伍最後麵的李棗兒,在走下山崗之前停下了腳步向後方回望了過去。陽光依然熱烈無比,這也使得李棗兒的視野相當良好,但是被照射的有些發白的堡牆前,已經看不到夏允彝一行人的身影了。能夠從這種絕望的困境中脫險而出,李棗兒看似平靜的表情下麵,同樣也是慶幸不已的。這位把自己叫做李自成的漢子,其實真名叫做李鴻基。他之所以不敢報上自己的真實姓名,因為他正是被官軍擊潰的高迎祥的部下,身上還揹著家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