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錐石頭 作品

初遇

    

“承蒙前輩十七年前收留葉喃,方纔能在這落霞仙城得一安穩之地,安穩十七年,這次靈石礦脈出現,或許便是機緣,葉喃準備放手一搏。”葉喃恭敬對他再深深拜下。“大道,終需自己拚搏,葉喃並無背景,隻能自己努力,爭求其中一線機緣,生死不過皆造化。”歸劍宗拿出來的那些結金丹和築基丹,以及,數不清的靈物,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的散修。大半個歸劍宗區域下的修仙界裡,都於此刻風起雲湧。投入這麼大,要多大的靈石礦脈才能收回這個...-

第96章

蕭跑跑

蕭跑跑,顧跑跑。

他又要準備跑路再次離開了。

但有危險,切不可強賭,小賭就會冇命,大賭則是灰飛煙滅。

風緊,扯呼!

臨走之前,望月符籙丹藥閣還有大半年的租期時間,可惜,已經交了的靈石也不可能再退了啊。

顧長生把葉喃叫了上來,他站在那閣樓之上,望著滿落霞仙城的熙熙攘攘,沸沸揚揚,眼中,十分平靜。

他的道與眾人之道不同。

眾修爭鬥機緣,而他則逆眾人而行。

鹹魚也好,苟道也好,這都隻是求道的一種方式與手段。

過程並不重要,結果纔是最重要的!

“前輩!”

葉喃走了上來,在他身後拱手道。

“你真的不走,要留下來參與進去?”

顧長生轉身負手而問他道。

“承蒙前輩十七年前收留葉喃,方纔能在這落霞仙城得一安穩之地,安穩十七年,這次靈石礦脈出現,或許便是機緣,葉喃準備放手一搏。”

葉喃恭敬對他再深深拜下。

“大道,終需自己拚搏,葉喃並無背景,隻能自己努力,爭求其中一線機緣,生死不過皆造化。”

歸劍宗拿出來的那些結金丹和築基丹,以及,數不清的靈物,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的散修。

大半個歸劍宗區域下的修仙界裡,都於此刻風起雲湧。

投入這麼大,要多大的靈石礦脈才能收回這個成本?

結合到自己這麼多天所瞭解到的一些資訊,顧長生隱隱感覺,靈石礦脈不過隻是一個由頭。

本質上,或許可能還是在於人類在與妖獸們在爭生存。

這絕不隻是一場區區幾萬個修士和妖獸之間的戰爭。

而是,很可能會是數以百萬級的練氣築基金丹的大戰。

換句話說,歸劍宗這整個區域都不能再待了。

“這遝符籙給你吧,拿著吧。”腦海中閃過了許多的念頭。

但顧長生卻冇有表現出來,把整整一遝,十張的一階上品防禦符籙,靈甲符,遞給了葉喃。

在這個大世之下,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選擇。

而在求道之路上也是如此。

道,終究隻能自己去走。

不論師兄師姐師妹師父,還是道侶道友,都隻是在這條大道之上的匆匆過客。

所以說,大道註定孤獨。

“前輩……”葉喃看著那遝符籙,再望著那抹月白道袍身影,眼中感動的情緒在無以複加。

大戰在醞釀之中,現在,市麵上幾乎所有的東西價格都在暴漲,而符籙漲的更是一種誇張。

以前這麼一遝上品的符籙,一百顆靈石可能就可以拿下,而現在,冇有個兩三百顆靈石,不可能搶的到。

“拿著吧,就當是你這麼多年的獎勵。”

顧長生眼中帶著一抹笑意,風輕雲淡的說道。

“這間店鋪還有半年的租期,伱,多保重吧。”

顧長生最後歎了口氣,說道。

……

洞府裡麵,他曾經種下的靈果樹和靈草。

靈草已經收穫很多次了,被當做傻白的補充口糧。

而靈果樹不過才堪堪達到結果而已。

他都還冇有吃到過自己種下來的靈果呢。

可惜了!

顧長生暫時把靈果樹轉移到了自己的靈獸袋中。

把洞府裡麵自己留下的東西都給收拾的乾乾淨淨。

-緣,而他則逆眾人而行。鹹魚也好,苟道也好,這都隻是求道的一種方式與手段。過程並不重要,結果纔是最重要的!“前輩!”葉喃走了上來,在他身後拱手道。“你真的不走,要留下來參與進去?”顧長生轉身負手而問他道。“承蒙前輩十七年前收留葉喃,方纔能在這落霞仙城得一安穩之地,安穩十七年,這次靈石礦脈出現,或許便是機緣,葉喃準備放手一搏。”葉喃恭敬對他再深深拜下。“大道,終需自己拚搏,葉喃並無背景,隻能自己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