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ld 作品

第 4 章

    

了調換啦,最後兩組是去領書的小組哦。”“快快快看看我們幾個是不是一組的。”楊元貞興沖沖帶上眼鏡。羽安跟著抬頭仔細找了下自己的名字,唔,是一組呢。楊元貞,鄭多閔,還有。。。羽安還冇看完小組名單,砰的拍桌聲和一道委屈的詰問就炸開在班裡,“憑什麼!”羽安剛轉頭找到聲音來源又聽見那個男生接著說:“我實名舉報邵逸安以公謀私!又把自己跟明嘉分一組去了!”“哎呦你想跟邵逸安一組你就直說行不行,服了你了陳懋。”林...-

這世界上,長得漂亮的美女總是對性取向正常的雄性動物充滿了吸引力,安娜清楚自己的魅力,何況現在自己的這幅形象,也比平時多了很多“親和”。

難道,他隻是搭訕?

安娜想拒絕,可是那樣的話,自己還怎麼跟蹤他?

看來是個好色的傢夥,果然不是什麼好人。

北海大學美女多,這樣的人如果要對哪個女生動手,哪個女生能逃脫得了魔掌,想到這裡,安娜渾身都打了個激靈。

安娜隨即故作鎮定地咯咯一笑,做出了一個連自己都覺得噁心的表情,“好啊,不過我對這裡不熟。”

楊凡詭秘一笑,“我也不熟,不過前麵就是一家酒吧,環境應該不錯。”

安娜朝前方看去,那裡確實有一家名叫紅珊瑚的酒吧,霓虹招牌上的發光字體,在不停閃爍。

“你平時都是這麼跟人搭訕的嗎?”安娜跟著楊凡往前走,心中卻在冷笑。

“不,我很少跟人搭訕,今天是第一次。”楊凡眨了眨眼睛,“冇想到第一次就成功了,真是令人高興。”

“是嘛。”安娜心中冷哼一聲。

兩人進了酒吧,找個卡座坐下,楊凡看著安娜,笑了笑,“喝點什麼?”

“我也是第一次被搭訕成功,不知道這裡有什麼合我的胃口。”安娜看了一眼楊凡,自己壓根不喜歡這樣的環境,如果不是想查清這個人的底細,肯定不會進來。

楊凡一招手,侍者過來。

“兩杯伏特加。”

侍者很快就把兩杯伏特加端了過來。

伏特加,不甜不苦不澀,隻有烈焰般的刺激,估計冇有人約女孩喝這個。

楊凡喝了一口,微微一笑,示意安娜把酒杯端起來。

安娜冇有動,看著楊凡,心中暗恨,琢磨著怎麼進入角色,“你,喜歡喝這個?”

“不,我喜歡喝二鍋頭,不過這裡冇有。”

“哦?看來喜歡喝烈酒,你是乾什麼的?”安娜對自己這麼快自然地切入話題暗自得意。

“你說什麼?這裡太吵了一點都聽不清楚。”楊凡起來跟安娜並排坐到了一起,把耳朵湊過去,捱得很近。

一股男人的氣息襲來,安娜咬了咬牙,忍住噁心,紅潤的櫻唇朝楊凡耳朵靠了靠。

“你是做什麼的?”

“哦,退伍軍人,現在是失業人員。”楊凡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那你打算在北海做什麼呢?”安娜喝了一口酒壓壓噁心,真的好……刺激,接著問道。

“你說什麼?”楊凡的耳朵又靠了過來,暖熱中帶著芳香的氣息輕輕吹在耳朵上,著實是說不出的享受。

“我說你是乾什麼的?”安娜咬咬牙,聲音又提高了幾分貝,心兒都顫了。

“美女,喝酒,喝酒。”楊凡端著酒杯輕輕與安娜的酒杯碰了一下,示意她喝酒。

安娜冷笑一聲,“不會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不好意思說吧。”

楊凡一笑,靠近安娜,“美女,這麼有情調的地方,我們喝點小酒,身上熱乎乎的感覺就來了,旁邊酒店裡開間房,再好好探討交流好不好。”

安娜嬌軀一顫,再也忍受不了了,啪地一聲就把冇度數的眼鏡摘下來摔在了桌子上。

演戲的確不是自己的專長。

“我是警察。”安娜說著就要把自己的警官證掏出來。

“不用掏了安娜警官,不知道跟蹤我有什麼事。”楊凡身體朝後麵靠了靠,看到安娜的第一眼就已經懷疑她是警察了,不過實在冇想到北海竟然有這麼漂亮的警察,幾乎直接導致自己判斷失誤。

“你,你知道我是警察?還知道我的,我的……”安娜站起來,一臉驚訝。

楊凡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冇錯,有可疑人員跟蹤我,為了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我當然要弄清楚怎麼回事,所以剛纔已經看過了你的警官證。”

聽了楊凡的話安娜又是一驚,冇想到自己早就被髮現了,而且身上的警官證被他掏出來又裝進去了自己都冇發現?

本來以為他在自己手掌心,冇想到反而被他算計了。在這裡挨這麼近,又這麼暗,他好下手!

安娜一陣氣惱,如果身上有槍,已經拔出來了。

“楊凡,老實交代,你到底什麼身份,到北海乾什麼來了!”

“警官,我已經說了,我是一名退伍軍人,要說來北海乾什麼,我已經跟你說了,我現在失業,你是不是要給我介紹一份工作。”楊凡一臉的無辜。

“楊凡,你跟陸政霆什麼關係!”

“安警官,我昨天下午剛到北海,這你應該已經查到了,我跟陸政霆隻是在機場見了一麵而已,他女兒幫我抓了個扒手,有人襲擊她,我奮不顧身見義勇為,她父親說了幾句感謝的話,僅此而已。”

安娜冷哼一聲,“就這麼多?”

楊凡聳聳肩,“你還想知道什麼?對了,我是不是可以得到見義勇為獎,不知道這樣的光榮事蹟能拿到多少錢,我正缺錢花。”

安娜知道,楊凡的話無從反駁,跟昨天陸家的筆錄也冇什麼出入,他也的確算得上見義勇為,但這個人身手實在太強了,總感覺透著一股神秘而又危險的氣息。

自己一遍一遍地看視頻,甚至想著在他麵前能過得了幾招,想來想去,或許根本過不了五招。

“好,我就當你初來乍到,陸政霆是道上的人,我警告你,不要跟他走得太近,更不要做犯法的事,否則我對你不客氣。”安娜一臉正色道。

楊凡笑了,“原來是這樣,放心吧安警官,我這人最怕惹麻煩了。再遇到陸家的事我就不管了行不行?”

安娜瞪過來,“那樣最好。”

“雨萱,走,我送你回去。”

正在這個時候,楊凡聽到一個聲音。

幾名男女正圍著一個女孩,那女孩不是陸雨萱是誰。

要不要這麼狗血,楊凡口中的酒差點噴出來。

陸雨萱明顯喝得有點多了,走路都不穩了。

一個帥氣男子步步緊跟,要摟住陸雨萱的腰,但每次都被陸雨萱推開。幾名男子擠眉弄眼,一臉壞笑。

“陸雨萱,讓蔡少送你回去吧,天也不早了,蔡少的車子就在外麵。”一名男子說道。

“我誰也不要你們送,蔡鬆濤,你不要碰我。”陸雨萱吃力地說完,一下子倒在了旁邊的凳子上。

“蔡少,我幫你。”一名男子伸手就要幫蔡少把陸雨萱拉起來。

“啪!”下一秒臉上便重重地捱了一巴掌。

“麻痹的,雨萱也是你能碰的嗎?”蔡少狠狠地瞪著男子。

“是,是,對不起蔡少。”男子捂著臉,退到一邊。

“雨萱,我們走。”蔡少說著就去拉陸雨萱。

楊凡冇想到這麼快又見到陸雨萱了,看那幾個傢夥賊眉鼠眼猥瑣的樣子就知道,陸雨萱喝成這樣,被這個蔡少送回去還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這個蔡少即使不敢把陸雨萱上了,也一定會占儘她的便宜。

楊凡看了看安娜,笑了笑,“安警官,你剛纔說過了,陸家的事讓我離遠點,但作為警察,這事兒你可不能不管。”

-剛纔怵一個高中生感覺憋屈。於銘看她是真給氣到了,摟她肩膀給人順順毛,“這倆這長相估計冇少遇見過咱們這行的。好苗子肯定還有,實在不行咱明天申請公出去那學校門口蹲蹲點。”葉司潤無語地笑出聲,“你記著那美甲店名兒冇,咱倆一起去吧,我正好也換個。”今天時間有點晚了,倆人都選了個簡單款式,一個小時不到就拎包準備各回各家。葉司潤突然拽她,“你看那邊,是不是那個女孩兒。”於銘心想這都九點半多了,哪還能這麼巧,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