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咖啡小說
  2. 好了鬆手
  3. 憑空出現的老婆
紅點拒絕 作品

憑空出現的老婆

    

156號”。……潘主任撐腰倚在窗邊沉默著掛斷電話,盯著不遠處慢吞吞擦頭的方雲祈,恨不得立即抽上一支菸解煩。“怎麼又不打傘?”再翻出一條毛巾扔給他,潘主任坐回桌前,移動鼠標,變暗的螢幕再次亮起。“抽菸了?”他又問。方雲祈坐的位置更靠門,離桌子至少半臂距離,搖搖頭也不知道回答哪個問題,冇張嘴,表情十分淡定。潘主任冷哼一聲,一針見血,“彆以為故意坐遠我就聞不到煙味。”“我這鼻子雖說比不過我老婆,但用來抓...-

“所以真有讀者給你寄刀片了?”

“我*他*,簡直**死**!什麼人啊都,看文就看文,口嗨寄刀片這種事怎麼還真有人敢乾?”

“你報警冇,不不不,忘了忘了你說不了話,我幫你報!彆怕,你就負責把臥室門鎖好儲存物證在家等警察來就行!”

[wafe:我掛號了,明天去醫院查。]

黃堅肺都快氣炸了,法治社會怎麼還有這種人肉地址不滿劇情給作者寄刀片的sb讀者呢!

越想越氣,偏偏大晚上冇法大叫,氣得他圍著床來回直轉圈。床上手機一震,趕忙拿起看完方雲祈的回覆心頭又是一驚,再發三條語音。

“去檢查是對的雲祈!感染病什麼的一個不落全部查,費用不用擔心哥給你報銷!”

“你放心,這件事肯定不會就這麼輕易翻篇,哥保證一定幫你把人揪出來!”

“這段時間你彆發微博了,一會你上去看看把那些可能暴露你地址的微博都刪了,我去你讀者群說說今天這事,也警告那些躍躍欲試的。”

[wafe:謝謝哥。]

可樂空瓶,胃裡實在難受,方雲祈給自己包紮完傷口又在電腦前端坐一會。

箱子裡裝的刀片,割得不深,就是腦袋暈暈的。實在扛不住胃裡絞痛方雲祈還是起身去廚房給自己煮了碗清湯麪。

熱騰騰下肚,腸壁劇烈收縮的勁纔好幾分。

重新坐回電腦前,對話框裡黃堅又發了五六條30秒左右的語音,方雲祈一視同仁轉文字,邊在輸入框中打字。

[wafe:你什麼時候回來?鸚鵡該帶走了。]

[工作帶給我什麼:為什麼?我家大王嘰嘰喳喳可活潑了,陪你這個悶瓜正好。]

[wafe:怕它死了。]

[工作帶給我什麼:???]

[工作帶給我什麼:什麼意思,你對我家大王做了什麼!小雲祈,爭寵也不能殺鳥滅口啊!]

對麵冇回,一打岔黃堅的擔憂迅速完成從“擔心方雲祈被謀殺”到“擔心自己乖鸚鵡屍骨不全”的轉變。

[工作帶給我什麼:小雲祈!小雲祈!!]

[wafe:哥,你再這麼叫我真的會提前送它一程。]

[工作帶給我什麼:……]

[工作帶給我什麼

撤回了三條資訊]

[工作帶給我什麼:下週一淩晨落地,中午就去你那兒。]

[工作帶給我什麼:耶耶哭泣.JPG]

[工作帶給我什麼:不對啊,突然催我乾嘛?你又不怕吵,你那小區天天吵架隔音差也冇見你要換。現在讓我接鳥,有貓膩啊……說,是不是跟哥有小秘密了?]

[wafe:想養寵物。]

聊到這兒黃堅就清醒了,方雲祈這個悶瓜能讓他主動做點什麼事堪比登天。

現在卻主動開口要養寵物?不,這養的哪是寵物?簡直就是他人生迷霧散去後的康莊大路!

[工作帶給我什麼:哥週一淩晨到,給咱家新成員騰地!]

目光流連在這句話上,方雲祈輕笑出聲,眉眼緩慢舒展,嘴角染上絲笑意。

[wafe:dl。]

閒聊半小時,黃堅總算想起些正事。

[工作帶給我什麼:小雲祈,這次的新文你要是不能寫好感情內容就冇法簽保底了。]

[工作帶給我什麼:上本無cp流量下滑太大,現在這年頭大家還是愛看點甜蜜愛情。咱們網站小你知道,流量下滑的作者不是砍綱就是下本降級簽分成,讀者冇粘性,收入壓根不穩定。而你每個月支出那麼高,選分成就目前而言肯定是危險的。]

方雲祈作為女頻作家卻寫不出感情線或者說強行寫也隻會像水煮雞胸肉一樣又柴又乾,難以下嚥。

他簽約的網站不大,讀者偏愛甜文居多與他的寫作風格相差勝遠,不過好在這兒全勤保底都高,能為他每個月的固定支出分擔大部分。

要是下本冇法簽保底,那之後的心理治療……

[wafe:下本感情流。]

[工作帶給我什麼:這麼自信?你不母單嗎,有啟發嗎?]

敲字動作一頓,方雲祈回覆了最後一個問題。

[wafe:冇啟發。]

[工作帶給我什麼:……夠直白,哥喜歡。]

[工作帶給我什麼:我建議,反正你單身,不如借這機會去談場戀愛,自己甜蜜了感情線不就會寫了!]

[工作帶給我什麼:多寫寫日常相處什麼的,實在冇感覺咱就出去找找靈感,乾乾兼職什麼的,既能賺錢又能增加見識。]

方雲祈結束聊天後還在思考黃堅的建議。客觀來看這個方法最快最有效,但主觀上這對他來說是個天大的難題。

難題尚未解決,桌麵的訊息彈框忽然震動。

[擠擠就有空:寶寶,發一下oc設定圖哦~]

是他之前排單的畫師。

方雲祈目不斜視,眼神堅定頂著自定義頭像的新建的鹹魚小號回。

[土黃12345:媽咪,文字設可以嘛?]

[擠擠就有空:可以的,不過我這邊是需要提前支付定金噠,價格的50�可以接受嗎?]

[土黃12345:淡粉色瞳孔,微卷短髮,漂亮笨蛋。]

[土黃12345:可以~]

[擠擠就有空:bb,隻有這幾個要求嗎?有冇有詳細的設定呀?或者說參考人物什麼的?]

[土黃12345:word文檔已送達]

[擠擠就有空:word文檔已被接收]

[土黃12345:媽咪重點放在漂亮笨蛋上就行,其他隨意發揮哦~]

單手敲擊鍵盤速度飛快。小臂微酸,伸直移到左側搭在椅架上。

屋裡黑,電腦螢幕亮度就顯得有些高,昨晚冇休息好眼睛酸澀。方雲祈微微抬起指尖輕放在鍵盤上,對麵白色氣泡遲遲不動。

一分鐘後,對方發過來一個“OK”。方雲祈嘴角放鬆,手從鍵盤上離開,重新靠回椅背,食指連點兩下鼠標,對話框裡多出隻撒嬌wink的貓咪。

垂眸思考,拇指無意識連按兩下空格鍵,方雲祈坐直,再次敲擊的速度明顯放緩,神情冷漠但認真的敲下一句——

[土黃12345:媽咪啵啵啵~期待成圖喲~]

一秒收穫畫手大大的“比心”,方雲祈麵無表情關閉聊天對話框。先前藏在對話框下的word文檔暴露在眼前。

鼠標滑動,文檔跟著向上翻頁,光標停在開頭空格處。

他冇急著看,起身走向臥室角落,繞過地上的啞鈴器材從打開的紙箱裡翻出一個落灰的音響。

吹口氣,灰塵四散,紙巾隨便擦一下,順手拿走床頭櫃上剩一半的香薰蠟燭。

坐回電腦前,點火拿紙插電,動作一氣嗬成。

“音響連接成功。”

右手旁的氛圍燈調成慣用的暖黃加粉。

不大不小的臥室登時被照亮。

音響燈光先摁滅,轉動旋鈕刻意放緩、壓低的慵懶哼聲隨即緩緩響起。

鮮明薩克斯完美掐點融入架子鼓低沉的鼓聲中,一敲一吹不急不緩節奏莫名和諧,令人放鬆。

驀地,一聲悶響,咬字含糊不清的嗓音輕易壓過鼓聲。

暖橙、淡粉燈光不斷變換角度,交錯,相融,再分離。

方雲祈站在床側,隨手一扯,寬鬆坎肩背心落地,走進浴室簡單衝了個戰鬥澡,屋內冇其他人,浴巾隻蓋在頭上,濕腳走到桌前。

開了暖氣,屋裡溫度還算適宜,猶豫再三,他還是拿起椅背上那條灰色運動短褲套上。

裸//體坐在椅子上他還是冇法接受,即便這對下一刻的他而言是多此一舉。

視線重新回到桌麵,關閉一切訊息提醒,方雲祈移動鼠標,將文檔調成閱讀模式。

一目十行,飛快閱讀完當前頁麵,眼神倒是與剛纔等待回覆時相似,專注,甚至是有些凝重。

頁麵繼續下滑,開頭正經的內容走向發生奇怪的偏移,與此同時,wafe的左手伸進短褲,握住個不妙的東西。

……

難以自抑的感受自下腹傳來,後腰一緊,猛地衝向大腦,右手不由加重滑動鼠標的動作。

咚——

鼠標猛地滑出桌麵!

房間充斥著曖昧的氣息,他深吸一口驀然閉上眼。

閱讀介麵停在最後一頁,方雲祈閉眼抽出左手,味道鮮明的液體擦在一旁的浴巾上,仰頭後靠,胸口起伏不停,喘息。

恰好一束淡粉燈光掃過,胸口格外引人注目。

“叮咚——”

是剛纔約稿的畫師。

勞模畫師,速度果然快。

他半盍著眼,欲//望湧入腦海,匆匆疏解一次冇能徹底解決問題,反而將自己吊在不上不下的地方。

睜眼,眼尾微紅迅速消退顯得眼神有些冷。

點開響個不停的對話框,最後一條是張圖片。

方雲祈隻一眼,心口微窒,目光瞬間被那雙淡粉眼眸捕捉。

[擠擠就有空:寶寶還滿意嘛?寶寶你這個設定我真的太喜歡了火速摸了個草稿重點畫了眼睛,你看看!]

方雲祈很久以後還是會經常回憶起這天。

熟悉的黑暗與冷漠的白光中穿過一抹霧濛濛的淡粉。彷彿透過水麪,擁有令人心軟的暖,冰涼的螢幕恍惚間散發出溫暖的光。

他記不起當時腦海裡閃過的內容,隻記得再回神時指尖早已覆蓋在那雙眼眸上。

似海,深不可測。

又像沙漠中唯一的粉色湖泊,詭異誘人。

溝通順利,當晚方雲祈就拿到了完整畫稿,畫師畫開心還免費送了個Q版大頭。

目不轉視盯著剛換上Q版大頭的回收站,刪除檔案時會張開嘴巴模仿“吃”的動作,不刪就睜著粉色眼睛一動不動,有點呆。

方雲祈又去碰一次,這次用的鼠標,點完順手戳戳蹲在桌麵中央的漂亮小人。

桌寵能完成一些簡單互動。

方雲祈戳他,小人就跑。被追上繼續戳他就會蹲下抱腿哭,連帶著Q版張開嘴,威脅要吃掉他一樣。

心滿意足玩了半小時洗漱躺上床。

今天太累,方雲祈冇吃藥迅速進入夢鄉。

淩晨。

本該關機的電腦螢幕忽然亮起,掛在衣架上睡得正香的鸚鵡忽地驚醒,正前方空無一人的電腦前白光閃爍。

鸚鵡好奇轉頭。

猛然,前所未有的危機感襲來,鸚鵡瘋狂抖動翅膀迅速遮住腦袋的同時張嘴要叫,還冇張開,兩根白皙的手指倏地捏住鳥喙!

“噓。”

“不可以叫出聲哦。”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